Pixeltra FZCO王启州:2030愿景下的沙特硬科技创投 | 嘉程创业流水席202席精彩回顾
    01.25.2024 | 嘉程资本:创新者的第一笔钱 | 嘉程创业流水席

    对于外国投资者和从学术、科技到技术策略再到创业方向的创业者来说,基础设施建设和数字经济的发展是我们最好的切入点。

     

    近日,嘉程创业流水席第202席【探讨年轻人在中东的发展机会】,邀请了Pixeltra FZCO联合创始人王启州,主题是《2030愿景下的沙特硬科技创投》。

    以下为正文部分:

    大家好,非常高兴收到嘉程的邀请来跟大家做分享,我目前主要关注Middle East 硬科技,也就是在沙特的深科技、硬科技。当下,中沙环境越来越好,这里的机会很多。我以自己从学术到创业的过程,为大家介绍中东的发展情况。

    首先,我本科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硕士阶段开始在沙特的KAUST学习,目前正在攻读博士学位。我和我的导师、同事一起从事人工智能和计算成像的研究,我们开发了一个超频谱成像系统,它目前能够达到竞品中最高的数据速度。我们的创业项目就是基于我们的学术课题,路线就是一个从学术转化到创业的基本路线。我的经历可能会对很多正在读研或者是读博的朋友有一些帮助,能够把这些研究成果转化为真正的事业,我觉得这是很值得开心的一件事情。

    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下中东市场的情况。提到中东,大家可能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印象,一边是摩天大楼、黄金跑车,一边是战火纷飞、黄沙漫天。我不是地缘政治的专家,但是在投资和创业方面,目前我们心中的中东市场是一个比较狭义的概念,即沙特、阿联酋、阿曼、科威特、卡塔尔和巴林。我们主要把目光放在沙特阿拉伯上,这是中东地区最大的经济体,也是人口最多的国家,同时也是GCC六国中最晚开放的一个国家。沙特王储提出的2030愿景,最重要的就是四个字——经济转型。沙特它并不想永远绑在石油这个战车上,而是想把自己转变为一个全面发展的国家,涵盖商业、制造业、高新技术和服务业等多个领域。具体来说,沙特的经济转型包括九个重点板块。今天,我想重点跟大家聊一聊作为一个理工科背景的沙特创业者,我最为关注的几个方面——经济多元化、国际竞争力、科技创新和基础设施建设。

     

    沙特是风投资本的新淘金地

    我们先来看看最重要的话题——钱。在2020年,沙特的GDP分布显示,最大的两块其实是原油产业和政府支出,这在王储的愿景中是必须改变的。而沙特目前大部分的投资都是用来实现这一变革。值得注意的是,沙特并不仅仅是在花钱,它实际上正在努力吸引大量的国外资本。

    沙特是风投资本新的淘金地吗?是的。2030年愿景要求非石油出口比重达到50%,而在2021-2022年间,投资于沙特创业公司的风险投资增加了72%。在2017—2022年期间,沙特创业公司的数量年均增长达到87%,这实际上是一个惊人的数字,相当于新创业公司的数量每年都能翻一倍。

    讲一讲沙特最大的一个钱袋子,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PIF。这应该是整个中东国家中最富有、最复杂,也被认为是全球最不透明的主权财富基金之一。PIF旗下拥有77家新公司,能够创造50万个就业岗位,其资产管理规模已达到6200亿美元。

    这个基金有几个比较著名的项目,首当其冲的是占比最大的Lucid Motors,这是一家与特斯拉相媲美的电动汽车制造商。这似乎有点奇怪,一个石油国家在投资电动汽车,但这反映了他们转型的愿望。Lucid Motors已经在KAUST旁边的经济城建了一座工厂,与此类似的还有软银愿景基金,我们对其应该相当熟悉,是Uber,以及WeWork的背后支持者,以及ARM半导体、动视暴雪和EA。经常有传闻说王储小时候特别喜欢打游戏,我要澄清一下,这不是谣言,而是事实。除此之外,PIF还涉足了星巴克、Costco等一些生活消费领域的产业。

    资金流向数字化转型

    有这么多资金,究竟应该投向哪里呢?我认为首要之处是数字化转型。在2030愿景中提到的许多方面,包括列举的众多要点,我个人认为对于外国投资者和从学术、科技到技术策略再到创业方向的创业者来说,基础设施建设和数字经济的发展是我们最好的切入点。可以投资于关键的数字基础设施,如宽带网络、数据中心和智能城市技术,以支持数字化转型。同时,也可以研究电子商务、金融科技以及人工智能,这些都偏向于硬科技或者深度技术方面的领域。

    在来到沙特进行投资时,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你所提供的产品或服务不能是他们已经存在的,而必须是他们目前尚未拥有,是他们技术水平或商业架构上无法达到的东西。你需要帮助填补一些短板,这样才能让你进入市场,得到投资的机会。

    让我们举个例子,不知道大家是否了解过Camel AI。在沙特这一领域,提到人工智能,就绕不过去要提到我们的KAUST李国豪学长领导的这个小骆驼Camel。他们似乎是第一个提出利用Agent之间互动来完成复杂任务的团队。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很多ChatGPT衍生的程序、API和不同的范式,实际上都是基于这一原理,使用不同的agent来完成复杂任务,两个之间相互沟通、交流、互相prompt。

    之所以以他们为例子,是因为他们巧妙地利用了沙特在这个领域的各种优势。首先是KAUST,在AI大学之前,在学术界中,它是中东最有名的科技大学之一。此外,KAUST目前正赶上LLM的风口,大量购买了许多GPU和算力来进行研究。理所当然地,我们KAUST唯一的AI Initiative研究中心的明星产品Camel AI,能够代表沙特在人工智能投资领域,应该说是一个相当头部的基石。

    从地理角度看沙特的投资

    让我们再聊一聊沙特目前地理上的投资分布。沙特的三个最重要城市占据了绝大多数的人口和产值,因此大部分的投资和创业公司基本上都会选择在这三个城市展开。首先是最南端,靠近红海的吉达,然后是正处于计划中的新城Neom,位于最北部,最后是中部的首都利亚德。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利亚得。利亚得可以说是沙特最老牌、目前也是最繁荣的城市之一。它的城市风貌和商业发展程度是我认为沙特唯一能够与阿联酋几个大城市媲美的地方,高楼和一些基础设施让我觉得相当不错。一些重要的会议或签约仪式通常都在利亚得举行。与我国内的北京、上海等城市不同,利亚得一直以来都是商业和政治上的绝对中心。王储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We focus on two main cities, Riyadh and NEOM”。

    Neom就是我们这边教授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where money flows to钱流向的地方。

    Neom被描述为“钱流向的地方”,它有几个非常高投入、同时能够创造大量就业机会的项目。首先是The Line,这是一个长达150公里的奇观城市。此外,还有The Red Sea Project,一个沿红海沿岸的豪华旅游目的地,以及中东最大的服装工业复合体Oxagon。此外,还有专注于中东可再生能源和水资源的公司NEWCO,以及NEOM Tech&Digital Holding,专注于投资先进技术,包括人工智能、互联网和数字制造。这些项目都属于沙特比较偏好的硬科技领域。

    最后来聊聊吉达,由于起步较晚,高楼大厦相对较少,目前主要职能是作为一个较大的港口城市。当然,还因为KAUST的存在,吉达在科研和算力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这方面,KAUST应该可以被认为是沙特当前的第一。

     

    KAUST:拒绝做学术象牙塔,拥抱商业化

    关于KAUST,目前大家最关注的应该是该校的新战略,这是王储亲自与KAUST高层进行多次研讨后得出的新方向。这一战略涉及Funding结构的调整,引入更多外部资本,成立研究所,并对当前所有研究中心进行重组。总体而言,这些调整的核心思想可以用一句话概括:拒绝做学术象牙塔,拥抱商业化。

    从学生的角度来看,我个人最直观的感受是在一些繁杂事物上的经费确实减少了,比如之前的各种免费午餐和书刊现在都没有了。但作为创业者来说,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因为资金将更多地流向创业公司,商业合作的钱会越来越多。

    在KAUST有哪些钱?首先目前就以我个人而言,我了解到和参与进去的一些可能不是很全:

    • Impact Acceleration Grant: 这是一个较小的项目,基于学术组织,旨在将学术成果转化为商业成果。这是一个前期投资,因此数额相对较小。

    • Research Translation Funding: 这一项目旨在更进一步,将已有一定商业雏形的项目基础转化为可直接推出产品的公司或产品。它的资金期限通常为一到两年。

    • Taqadam Accelerator: 这是沙特最热门的创业孵化器之一,以比赛形式进行。任何人都可以报名参加,经过预选后,60个团队将进入为期6个月的比赛,最终选出10个团队,每个团队将获得15万沙特里亚尔的资金支持。

    • KAUST Innovation Ventures (KIV): 这是KAUST目前最大的商业化资金,是KAUST与外部资本联合创办的一个更偏向于风险投资而非学术的项目。它主要专注于投资高科技公司,包括互联网、精细制造、新能源、石油、环境保护等领域。

    • 王储拨款新基金: 王储计划拨款7.5亿沙特里亚尔,专注于投资本地和国际的高科技公司,旨在提升沙特在国际上的高科技声望。就像我之前说的,这边缺什么东西,它的资金就会流向哪里。

    • 沙特官方RDIA的grants: RDIA的资金是由沙特政府提供的,金额较大,为一千万沙特里亚尔,期限为5年。需要学术团队与国外公司合作,通过该资金在5年内将研究成果与公司的产品结合推出产品或进行更深层次的研发。

    需要总结的一点是,KAUST的资金来源分为内部和外部两部分。内部资金主要偏向学术,它提供资金而基本不涉及具体用途,可用于纯学术研究。外部资金中包含一些风险投资(VC),这些资金会要求项目交付,并在特定期限内完成产品开发,占有市场份额。

     

    沙特的智慧医疗领域机会

    我们公司目前做的是超频谱成像系统,目前最大的应用方向和客户就是沙特卫生部和沙特医院的一些部门,所以我想讲一讲智慧医疗。虽然这是一个较小的领域,但对于沙特人而言非常重要,因为沙特患糖尿病的发病率在中东地区属于最高,而我们团队正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

    世界健康展每年在10月底在利雅得举办,我今年参加了这个展会。我观察到这个展览非常庞大,有成千上万家大小不同的公司参展。这个展会由沙特卫生部全权主办,展区内有许多地段直接预留给了卫生部旗下的各个部门、创业公司以及各种咨询公司。在这个展会上,如果你的产品、创意和渠道足够出色,你有机会直接与决策者接触,将你的产品直接推荐给沙特官方。因此,如果你有优秀的技术,我强烈推荐你参加这个展会,尽可能与相关人员多接触。

    沙特在智慧医疗领域的市场价值大约为150亿美元,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数字化医疗设施、健康数据分析,以及健康科技创新和研发。

    这些都是我们作为一个外来者能够参与进去的。其他的市场,在隐私方面可能我们作为外部者不太容易参与到政府的招标过程中。但是例如硬件、设备、网络、通信,甚至包括人工智能,都是当地急需的技术。因为本地的科研技术主要依赖于KAUST和一些外部公司,所以如果你对在沙特从事硬科技方向感兴趣,最好专注于你的技术,而不是试图占据当前的一些存量市场。

    沙特的转变带来新市场、新机会

    沙特目前正在经历一场社会上的意识形态转变,尤其对于年轻一代,整个社会正在慢慢转变我用几个数字来说明一下:

    • 首先,在2018年,沙特没有一个电影院,而到了2023年,电影院数量增加到52个。虽然这个数字相对较小,但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相当大的进步。

    • 其次,在2018年之前,沙特对外封闭,没有电子旅游签。到了2023年,包括中国在内的63个国家都可以直接申请电子旅游签,来到沙特进行访问、考察和投资。

    • 另外,2018年沙特禁止女性开车,而到了现在,已经有250万女性司机。

    在娱乐和市民生活方面,沙特其实很热衷于承办各种赛事,比如新修的F1大奖赛赛道已经成功举办了三届比赛,演唱会如BLACKPINK、梦龙也在沙特举行。对于Dota玩家而言,利雅得已经连续两年举办了大师赛,还计划举办电竞世界杯,吸引了众多游戏爱好者的关注。

    沙特王储本人对电竞表现出浓厚兴趣,而近年来,沙特年轻人中兴起了一股新潮流,很多国产的二次元游戏在沙特年轻人里可以说是生根发芽。以前东亚三国在沙特里面,日韩是更受追捧的,他们有各种饮食文化输出。然而,现在中国娱乐文化正在稳步迎头赶上。许多中国文化产品在沙特年轻人中广受欢迎,差距主要在于对阿拉伯文化的本地化。如果能够实现本地化,相信我们的文化产品在沙特市场将具有强大的竞争力。

    我从个人角度稍微总结一下:

    • 在沙特和GCC六国,虽然有很多资金,但要获得资金并不容易。关键是找到他们需要的、市场上缺乏的东西,弥补他们的短板,而不是去占据存量市场,与他们本地人竞争。因为相对而言,沙特更喜欢把这些比较容易的、没有技术壁垒的领域和产业留给本土的人。有个说法叫做沙化,它在逐步增进沙特人在本地岗位中的占比。

    • 其次,中沙关系的新篇章是一个重要的优势。在利雅得等地,已经有人开设中文学校,提供中文课程,甚至成立面向中国人的投资顾问公司。

    • 在沙特的蓝海机会包括面向市民的to C领域,如电商和文化出海,以及面向政府的to B领域,特别是利用硬科技弥补政府目前的技术短板。

    我的分享到这里就结束了,谢谢大家。

     

    Q&A

    席友:你刚才讲的现在KAUST的生态里面,大家创业还是关注AI信息产业的比较多吗?还有一些其他的吗?


    王启州:因为其实我是更多地基于个人的角度,因为我本身是先从学术圈开始创业,目前其实还是在KAUST里面生活工作,所以我个人接触到的大部分,要么做硬科技,要么做硬件,要么做能源、做燃油,要么就做AI的,都比较deep。如果你想去做一做像其他地方比较常见的市场的抢占,或者是没有营养的市民服务平台,比如说卖二手车,在这边应该不会特别受欢迎,沙特会把这个机会更多给到本地年轻人。


    席友:如果是中国的医疗设备和器械行业出海,是不是必须在当地设一个总部或者是合资设厂?


    王启州:有两个选择。首先,与当地已经建立起一定地位的公司进行合作,这可能是目前最好的选择。其次,如果必须在当地建立实体,那么需要在当地设立总部或者合资设厂,因为这有助于推动当地经济发展,并为更多的沙特年轻人提供就业机会。


    席友:您觉得医疗耗材,高值耗材这一方面在沙特的空间是否大,虽然说当地人支付能力可能很强,但是基于市场规模的考虑可能人口基数较少,有没有一些当地比较权威的市场调研信源?


    王启州:沙特的整个医疗体系目前还不够完善和发达,正经历数字化和更高科技化的转型。例如,在吉达这个相当于沙特的第二大城市,我在访问吉达的许多医院时发现,医疗流程仍然相对简陋,自动化和信息化水平仍有提升的空间。高端医疗耗材的需求可能还不是很大,但在2030年的愿景中,沙特将全面提升医疗服务水平。

     

    举个例子,如果您计划在沙特进入医疗耗材领域,可能会面临一些挑战。我所在的公司专注于图像采集设备,了解到沙特的很多医生对于这些高科技设备的接受度不是很高,他们更倾向于用传统方式对待病人。


    席友:近两年有一些国内大型医疗设备公司已经与沙特当地的大型民营企业进行了合资,在沙特建立了生产基地,专注于医疗信息化或者基因检测等相关业务。在您看来,如果要在沙特进行合资建设生产基地或引入技术,哪些方向会比较有前景?

     

    王启州:要我说的话,首先新能源这一块应该是沙特机遇最好的,因为我之前提到了Lucid Motors,沙特是直接划了块地给它建厂,各方面的优惠全部砸下来,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你可以考虑在一些精密制造业领域投资,因为这方面在沙特并不是很发达,但他们非常欢迎外来企业进入,强化这一领域的供应链。我觉得这两块是最有前景的。

     

    全文完

     

    嘉程资本Next Capital是一家专注科技领域的早期投资基金,作为创新者的第一笔钱,我们极度信仰科技驱动的行业创新,与极具潜力的未来科技领袖共同开启未来。

    我们的投资涵盖人工智能、硬科技、数字医疗与健康、科技全球化、生物科技与生命科学、企业服务、云原生、专精特新、机器人等领域。投资案例包括元气森林、熊猫速汇、寻找独角兽、店匠、士泽生物、芯宿科技、未名拾光、橄榄枝健康、硅基仿生等多家创新公司。

    嘉程资本旗下的创投服务平台包括「嘉程创业流水席」,「NEXT创新营」、「未来联盟」等产品线,面向不同定位的华人科技创新者,构建了大中华区及北美、欧洲和新加坡等国家地区活跃的华人科技创新生态,超过3000位科技行业企业家与巨头公司高管在嘉程的平台上分享真知灼见和最新趋势。

    嘉程资本投资团队来自知名基金和科技领域巨头,在早期投资阶段富有经验,曾主导投资过乐信(NASDAQ:LX)、老虎证券(NASDAQ:TIGR)、团车(NASDAQ:TC)、美柚、牛股王、易快报、PingCAP、彩贝壳、云丁智能等创新公司的天使轮,并创办过国内知名创投服务平台小饭桌。

    嘉程资本是创新者思考的伙伴,成长的伙伴。

     

    嘉程资本
    握手未来商业领袖
    BP 请发送至 BP@jiachengcap.com
    微信ID:NextCap2017